元朝驸马 高丽王朝第31任君主恭愍王王颛简介

更新日期:2019-04-09 08:34编辑作者:赵雅晴 评论 0 条我要评论

王颛(1330年—1374年),高丽王朝第31任君主(1352年—1374年在位)。初名祺,1366年改名颛,号怡斋、益堂,蒙古名伯颜帖木儿。父为高丽忠肃王王焘,母为恭元王后洪氏。他曾受封江陵大君,少年时代入质宗主国元朝10年,娶元宗室女宝塔失里(追赠鲁国大长公主,谥仁德王后)为妻。1351年冬,元朝扶植他取代忠定王王㫝而成为高丽国王。他在位时对内力图改革积弊,振兴高丽王朝;对外则利用元末农民起义爆发之机,于1356年铲除奇辙为首的亲元势力,摆脱元朝控制,并向北开拓大片疆域。然而高丽接连遭遇倭寇之患、红巾军入侵和元军入侵等动乱,改革力不从心,国势日益衰落。1365年任用辛旽进行改革。1370年接受明朝册封为高丽国王。1371年杀辛旽。1374年被侍卫洪伦及宦官崔万生等弑杀,葬于玄陵。1385年明朝赐谥号“恭愍”,高丽加谥为“恭愍仁文义武勇智明烈敬孝大王”。他工于书画,有《天山大猎图》、《廉悌臣像》等作品传世。

人物生平

入质元朝

至顺元年(1330年)五月初六日,王颛生于高丽开京(今朝鲜开城)。他是高丽忠肃王王焘之子,母为德妃洪氏(恭元王后),有一名年长15岁的胞兄王祯,即高丽忠惠王。他初名王祺,出生后没多久父亲忠肃王就去了元朝。忠肃王对被视为“泼皮”的长子忠惠王极其失望,有意栽培幼子,至顺三年(1332年)在元大都就向官员尹泽透露此意。后来王祺被封为江陵大君(忠肃王即位前的封号),也体现出忠肃王对他的重视。至正二年(1341年)五月,宗主国元朝命王祺入朝为质,充当怯薛(宿卫),称“大元子”,政丞蔡河中以下30多人随他到中国。三年后,被元朝废黜的忠惠王死于流放途中,元子王昕继位,是为高丽忠穆王,加封在元朝的叔父王祺为江陵府院大君。

王祺在元朝居住了十年之久。他在朴仁干门下接受儒学教育,又在至正九年(1349年)以后服侍元朝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在端本堂读书,因此修炼了很高的文化素养。当时,忠穆王去世,他的庶弟王㫝与叔父王祺成为王位候补者,而后者更得众望。高丽大臣王煦、李齐贤、李谷、尹泽、金敬直、李承老等都推戴王祺,王祺也做好了继承王位的准备。但由于王㫝的母家禧妃尹氏家族勾结亲元势力,在元廷内展开运动,最终元顺帝钦点王㫝为高丽国王,是为高丽忠定王。尘埃落定后,王祺的随从大多数离他而去,只剩下赵日新、柳淑、朴天富等少数人留下来。

但是王祺并非一无所获,就在与王位失之交臂这一年(1349年),他亲自前往漠北,迎娶了元魏王孛罗帖木儿之女承懿公主(追赠鲁国大长公主,故通称鲁国公主)宝塔失里。这意味着王祺取得了一个重要的政治砝码。忠定王继位后,高丽国内的亲元势力和尹氏外戚势力反目,对立日益深化,同时倭寇兴起,不时骚扰高丽沿海,在这种情况下,元廷决定改立王祺为高丽国王,于至正十一年(1351年)十月派人废黜忠定王。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王祺和鲁国公主在元朝皇子失秃儿等人护送下从元大都回到了高丽开京,两日后即位于康安殿,开启了恭愍王一朝二十三年的统治。

反元改革

恭愍王王祺即位后,任命德高望重的老臣李齐贤为首相(都佥议政丞),并逐渐构建起以表兄洪彦博为中心的支持势力。当时的高丽王朝,外有蒙元帝国干涉,内有权门势族跋扈,土地兼并严重,国王威望扫地。恭愍王力图挽回颓势,振兴这个四百年的王朝,从一即位就实行改革,如废除政房、设立田民辨正都监等。但就是这些刚起步的改革也招致了统治集团内部的不满与对立,其中名列“燕邸随从功臣”之首的判三司事赵日新就在至正十二年(1352年)秋冬之交发难,以清君侧为名杀死奇辕(元顺帝奇皇后的哥哥),劫持恭愍王。恭愍王一时不知所措,几天后接受了三司左使李仁复的建议,在征东行省衙门诱斩赵日新及其同党,平息了动乱。两个月后,元朝派使臣审理赵日新之乱,并诛杀了余党。

赵日新之乱失败后,恭愍王安抚奇氏为代表的亲元势力,并对元朝更加恭敬。当时,中国爆发元末农民起义,盐贩张士诚割据高邮,元朝出动大军镇压,于至正十四年(1354年)夏秋之交派人到高丽征兵助剿,恭愍王派了40余名将相、2000多名军队到中国。同年十二月,由于元顺帝听信谗言,贬斥主帅脱脱,大军遂作鸟兽散,中国局面更加溃烂。恭愍王本来就意识到自己的改革在元朝干涉下是无法实现的,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摸清了元朝外强中干的底细,隐忍已久的他决定反抗元朝的干涉,恢复高丽的自主。但另一方面,高丽的“附元辈”(亲元势力)亦担心中国局势变化会影响他们的前途,特别是与元朝皇室联姻的奇氏、权氏、卢氏家族,恭愍王与他们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

至正十六年(1356年)五月十八日,恭愍王在宫中设宴,邀请包括奇辙、权谦、卢頙在内的宰枢两府大臣赴宴,企图将三人及其子侄一网打尽。奇辙和权谦到场后,恭愍王的亲信就秘密建议趁早将他们处死,恭愍王予以采纳,命令埋伏的壮士出其不意地用大椎袭击奇辙和权谦,奇辙当场死亡,权谦逃到紫门时被杀。恭愍王出动禁卫四番军士捕杀三家亲族同党,将卢頙处死于其家中,暴尸街头。随后他宣布开京戒严,废止元朝设立的征东行省理问所,停用至正年号,恢复高丽旧制,并以印珰、姜仲卿为西北面兵马使,率兵越过鸭绿江,扫荡东辽东八站地区,破婆娑府等三站;又以柳仁雨为东北面兵马使,在元朝双城总管府(今朝鲜金野)千户李子春、李成桂父子做内应的情况下收复了沦陷百年的国土。

诛灭“附元辈”之后,恭愍王颁布教书,宣布“一国更始”,归还奇辙等人掠夺的土地,解放其霸占的人民, 并准备丈量土地,展开进一步的改革。元朝得知高丽入侵,扬言发兵80万讨伐;后来又派断事官撒迪罕到鸭绿江边宣旨,要求高丽国王将此事解释清楚。恭愍王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化,杀了印珰,上表谢罪。同年十月,撒迪罕来到开京,带来了元顺帝原谅高丽的诏书。恭愍王完成种种善后工作后,于至正十九年(1359年)六月正式表彰洪彦博等20人,封为“诛奇辙功臣”。

内忧外患

就在恭愍王努力推行改革时,高丽的内忧外患逐渐达到顶峰。至正十八年(1358年),高丽因大旱发生饥荒,漕运不通,恭愍王宣布减膳、撤乐、禁酒。倭寇问题也越来越严重,从恭愍王即位到至正十九年(1359年)时,倭寇已骚扰高丽沿海24次,恭愍王在至正十七年(1357年)、至正十八年(1358年)两次因倭寇入侵宣布开京戒严。对高丽最大的打击来自中国红巾军入侵,当时红巾军龙凤政权组织三路北伐,中路军潘诚(破头潘)、关铎(关先生)等沿太行山北上,攻陷元上都(今中国内蒙古正蓝旗),又转入辽东,威胁高丽。至正十九年(1359年)二月,红巾军传檄高丽;同年十二月,红巾军将领毛居敬率军4万越过结冰的鸭绿江侵入高丽,蹂躏义州、静州、麟州等地,不久后攻陷西京平壤。开京居民恐慌,抢购物资,恭愍王也练习骑马,预备逃难。经过安祐、李芳实的苦战,终于在至正二十年(1360年)二月赶走了红巾军,但造成了数以万计的高丽百姓被屠杀。

至正二十年(1360年)三月,红巾军从海路进攻西京,十余日后被李芳实击退。翌年十月二十日,潘诚、关铎、沙刘等率20万红巾军渡鸭绿江,进攻高丽,一路势如破竹,一个月后就攻陷了开京。恭愍王则率鲁国公主及百官仓皇南逃,十二月十五日抵达福州(今韩国安东),派郑世云统兵20万反攻红巾军。在郑世云、安祐、李芳实、金得培、崔莹、李成桂等将士的奋力征战下,终于在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正月收复了开京,并驱逐红巾军。

恭愍王遭遇红巾军入侵后,决定重新依赖元朝,他在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九月派户部尚书朱思忠出使元朝,祝贺道路复通。 同时,恢复了征东行省。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六月,恭愍王又派典法判书李子松出使元朝,献上从红巾军那里缴获的元朝玉玺和金宝等战利品。 但奇皇后一直对恭愍王杀害哥哥奇辙及其家族怀恨在心,再加上在元高丽人崔濡的怂恿,终于使元顺帝在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十二月宣布废黜恭愍王,另立恭愍王在元朝的堂叔德兴君塔思帖木儿为高丽国王,于是元丽关系又转入紧张。

红巾军败走以后,近臣金镛嫉妒将领们的功勋,且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矫旨命安祐、金得培、李芳实三将杀死总兵官郑世云,恭愍王听说此事后追究三人擅杀大将的责任,安祐第一个回到福州行在所,金镛不等他解释就把他杀死;其后李芳实、金得培相继被杀,“观者莫不嗟悼”。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恭愍王还都开京,于二月十二日驻驾开京郊外的兴王寺。闰三月初一日拂晓,金守、曹连等50余人闯入兴王寺,欲弑恭愍王,宦官安都赤代恭愍王被杀,恭愍王则被另一宦官李刚达背负至明德太后洪氏的住房。随后崔莹等平定这场政变,但恭愍王最器重的大臣也是他的表兄洪彦博则死于这场政变中。事后发觉主谋为金镛,恭愍王先是把他流放到密城(今韩国密阳),然后派人审问并处死他。经过四将被杀和兴王寺之变后,恭愍王的亲信大多死亡,金镛名列燕邸随从功臣和诛奇辙功臣,也是恭愍王的亲信,他死后恭愍王甚至为之流泪,反复叹息道:“还有谁能依靠呢?”下令不要再追查金镛同党。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五月,元顺帝废黜恭愍王的圣旨正式传达到高丽,恭愍王又一次面临重大危机,命令加强对元朝的防备,处死了被视为元朝内应的大臣朱思忠。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正月初一,1万元军护送着德兴君跨过鸭绿江,先打了胜仗,占领宣州(今朝鲜宣川),朝野震动。崔莹率军迎头痛击,元军只剩17骑而返。同年秋,孛罗帖木儿入元大都,奇皇后失势,元廷才恢复了恭愍王的王位,并将崔濡移交高丽,恭愍王处死了他。

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正月,终于传出了鲁国公主怀孕的消息(或许是有其他病而被误诊为怀孕),过了一个月后,公主病重,恭愍王以公主怀孕满月为由下令赦免除了斩、绞二罪外的所有犯人,但公主还是于七天后不治身亡。这对恭愍王又是一个沉重打击。经历种种内外变故后,恭愍王日渐消沉,不再是初年锐意图治的君主形象了。

任用辛旽

恭愍王即位后内忧外患接踵而至,直到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才稍微安定。此时高丽屡遭兵燹,疲敝已极,张士诚派去高丽的使臣所见的情形是“鹿走荒宫乱寇过,鸡鸣废馆行人次”,连首都开京都如此荒凉,整个高丽社会的状况也就可想而知了。在此克服动乱的过程中产生了280余名功臣,赏赐了26350结田地和2635口奴婢。这导致了功臣势力尤其是武人势力的膨胀,王权则有所削弱;而地方上农庄盛行,国家控制力下降,这与恭愍王即位初年以来实行的改革初衷显然背道而驰。此时,恭愍王已经厌倦出身世家大族的大臣,认为他们盘根错节,互相包庇,不可能支持他的改革;而“草野新进”和儒生则乳臭未干,且喜欢结交权贵,也不可用。在此情况下,贱民出身的僧侣辛旽因“离世独立之人”的身份而被恭愍王所相中,辛旽面对恭愍王要他掌握国政、重启改革的邀请,假装拒绝,最后恭愍王同他约定:“师救我,我救师,死生以之,无惑人言,佛天证明”。

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五月,恭愍王正式拜遍照(即辛旽)为师,不久后就采纳辛旽建议,贬谪武人势力的代表崔莹为鸡林尹,到九月已将25名功臣流放、罢官、褫爵。恭愍王命柳濯、李仁任掌管都堂政务,金兰、任君辅、睦仁吉掌管宫中事务,实际上代表宫中势力的“内宰”逐渐凌驾于都堂(都评议使司)之上,显示出此时王权的伸张。同年十二月,遍照还俗,取名辛旽,被恭愍王封为守正履顺论道燮理保世功臣、壁上三韩三重大匡、领都佥议使司事、判重房监察司事、鷲城府院君、提调僧录司事兼判书云观事,统摄僧俗,位极人臣,正式走上政治前台。

辛旽掌权六年之久。这期间他可谓一手遮天,包揽高丽内外大权;同时大举起用同党,排斥异己,被他所杀者的家属都不敢控诉。愍王赋予了辛旽同自己一样的权力和仪仗,时人称为“国有两君”,就连元朝都知道辛旽“权王”的名声。辛旽掌权后,重新恢复恭愍王初年的田民辨正事业,自任田民推整都监的判事,令出必行,权门势族迫于威势,纷纷归还非法侵占的田地和奴婢,百姓欢呼雀跃,尤其是那些被解放的奴婢,更是高呼“圣人出矣!”此外他执政时期还整饬官制、兴建学校、完善科举,其改革可谓有声有色。

辛旽专权引起许多大臣的不满,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四月,左司议大夫郑枢和右正言李存吾冒死上疏,弹劾辛旽跋扈,恭愍王读到一半就勃然大怒,焚其上疏,将这两名谏官下狱审问,后在李穑的劝阻下免去一死,贬谪外地。随着恭愍王支持下的辛旽改革的深化,得罪的权贵越来越多,在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十月,吴仁泽、庆千兴、睦仁吉、安遇庆、金元命、韩晖等功臣密谋除掉辛旽,有人向辛旽告发此事,辛旽去恭愍王面前哭诉,恭愍王下令将所有参与者流放。翌年十月,前密直副使金精等人图谋杀死辛旽,事泄后恭愍王将他们全部流放,辛旽则派人将流放者缢杀。至正二十九年(1369年)五月,明德太后洪氏劝恭愍王不要再用辛旽,恭愍王不听。此时,恭愍王和辛旽开始起用科举及第、熟悉儒学的新进士人,如林朴、郑梦周、郑道传、尹绍宗、李崇仁等,这些新进士人多数成为了埋葬高丽王朝的主要力量。

遇弑身亡

至正二十九年(1369年)以后,高丽国内外局势又一次发生变化。当时明朝大军已经攻入元大都,元顺帝仓皇北逃。至正二十九年(1369年)五月,明朝遣使来高丽,恭愍王即表归附,再次停用至正年号。随后,恭愍王开始策划用兵鸭绿江以北,两次征伐东宁府。在国内,他与辛旽的关系产生微妙变化。自从鲁国公主死后,恭愍王就停止上朝听政,将国政交给辛旽,但随着辛旽权势愈发膨胀,恭愍王也不再对他言听计从了。至正二十九年(1369年),辛旽请恭愍王封自己为“五道都事审官”,被恭愍王拒绝。庚戌年(1370年)七月,全罗道体覆使崔苏龙还京时先拜谒辛旽,再拜谒恭愍王,恭愍王命人杖责他。同年冬,恭愍王采纳正言李詹的建议,命六部台省官亲奏事,并让史官近侍,前往报平厅听政视事。辛旽察觉到这些变化后,阴谋推翻恭愍王。洪武四年(1371年)三月,恭愍王拜谒宪、景二陵时,辛旽埋伏的刺客未能及时行刺,被辛旽骂为“怯懦无用者”,此后辛旽及其同党日夜策划举事。到同年七月时,辛旽门下一个官员李韧得知逆谋后,匿名投书宰相金续命,金续命将此事上报恭愍王,恭愍王下令逮捕辛旽同党奇显、崔思远等人,都供认了罪状。辛旽则被骗至正陵(鲁国公主陵)软禁两天,随后流放水原。恭愍王接受都评议司的建议,决定将辛旽处以极刑,派林朴、金㺩前往水原斩了辛旽。恭愍王还专门数落辛旽罪状,表示是辛旽先违反与他订的盟誓。辛旽死后,首级被高悬在京城东门,其家属同党数十人被处死和流放。

辛旽伏诛后,恭愍王召还被流放、禁锢的庆千兴、崔莹等功臣,并禁止内宰枢干政,恢复了“都堂”(都评议使司)的权力。这使他的改革再次退步,王权也重新弱化,特别是对明关系的紧张和倭寇问题,更使武将势力大为提升。恭愍王为了抑制他们的势力,又在洪武五年(1372年)十月设立“子弟卫”,选拔名门贵族中的年少貌美者入侍,其权势甚至比肩辛旽。子弟卫成员也仗着恭愍王的宠信,淫乱后宫。洪武七年(1374年)九月的一天,一名叫崔万生的宦官在服侍恭愍王上厕所时透露了益妃怀上洪伦(子弟卫成员,洪彦博之孙)孩子的秘密,恭愍王密令杀洪伦以灭口,并暗示崔万生也难逃一死。崔万生非常恐惧,伙同洪伦、韩安、权瑨、洪宽、卢瑄等在次日凌晨进入寝殿,趁恭愍王大醉时将他乱剑砍死,脑浆溅到壁上。不久后崔万生衣服被发现有血迹,遂东窗事发,所有参与者均被处死。

恭愍王死后,葬于正陵旁边的玄陵。儿子江宁府院大君王禑(相传为辛旽之子)继位,此后明丽关系恶化,直到洪武十八年(1385年),明太祖才赐予了“恭愍”的谥号,高丽加谥为“恭愍仁文义武勇智明烈敬孝大王”。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