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军事专家称太空武器很难催款数量极多的卫星设备

更新日期:2019-04-04 09:08编辑作者:赵雅晴 评论 0 条我要评论
印度的反卫星试验可以被视为在本已经灼热的太空竞赛里又爆发的一场大火。下一个决定研发反卫星武器的是哪个国家呢?由于没有一个国家目前真正需要或使用它们,所以距离下一个国家进行这样的试验可能还有一段时间,但许多国家目前都已有了这方面的潜力和必要的技术。
巴基斯坦现在很可能把自己获得本土的太空发射能力和某种反卫星能力视为长期目标,以保持与印度的战略平衡。同时,印度的试验也可能引发大国们反思,有助于推动全球性的“预防外层空间军备竞赛”(PAROS),包括限制或禁止陆基和天基反卫星武器系统。
技术评估
印度把反卫星测试中的拦截器称为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DRDO)的“反导拦截弹”,很可能是基于PDV拦截弹的改进型(PDV是PAD拦截弹的改进型,而PAD又是源于印度“大地”近程弹道导弹)。印度声称在这些测试中取得了成功,但无法确定是否真的实现了撞击。“拦截”也可以导引头成功捕获到目标或与目标“擦肩而过”( near-miss)。如果有意为之,这可以成为测试“动能杀伤器”(hit-to-kill)武器的有效方法;如果可以实现一个选定的、特定的“擦肩而过”,并由感应器加以核实,其效果不亚于直接撞击。(编者注:本文投稿后,美国宇航局局长布里登斯坦证实,印度进行反卫星试验之后,美国在太空发现试验留下了400多块碎片。)

印度把反卫星测试中的拦截器称为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DRDO)的“反导拦截弹”,很可能是基于PDV拦截弹的改进型。

根据笔者所知,印度在2007年还未开发出具有这一能力的系统。不过,一旦决定将其列为优先重点发展项目,印度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打造某种反卫星武器。因为,印度上世纪80年代就具备独立发射卫星的能力,相关技术都有利于研制反卫星武器。
DRDO展示的反卫星拦截器是一种基于大型固体火箭发动机的导弹,类似 “烈火”-5弹道导弹。然而,印度在大气层外命中摧毁的弹头技术对这类武器的研制更为关键。印度现在已经证明,它现有的技术可以实现撞击,其展示的轨道碎片的结果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普遍情况下卫星轨道相对固定较,并且容易被发现和跟踪,比导弹更容易成为目标。目前,美国的陆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GMD)和“标准”-3拦截弹具备攻击低轨道卫星的能力。2008年,美国在代号为“燃烧冰霜”的试验中,使用“标准”-3导弹击毁了一颗失控卫星,展示了其反卫星潜力。俄罗斯的“努多尔”(Nudol)导弹还没有经过反卫星测试,但被宣传具备这种能力。目前,俄罗斯和印度眼下的(反卫星)能力似乎远远达不到对另一个国家的卫星网实施致残性打击的作战能力。
事实上,美国目前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火库,既拥有能够打击低轨卫星的命中摧毁武器,也拥有针对军用和民用卫星的电子和网络战能力。然而,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公开宣称已经获得动能反卫星武器。
因此,现在就断言太空武器——尤其是反卫星武器为“已经出了马厩的马”,必须被接受、规范化和合法化,或可通过谈判达成某种“不扩散”机制(如核武器一样),还为时尚早。

PDV反导拦截弹发射瞬间。
目的评估
反卫星技术实际上并非印度切实用来满足合理军事目标所需的武器。印度总理莫迪说,它会用来发挥威慑作用,但是,(对手)用反卫星武器袭击印度卫星的可能性不大。在一场战争中——面对一个拥有反卫星能力的假想敌,印度要担心的问题将远远超过几颗卫星的损失。
那么,展示这种能力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一部分原因是出于莫迪式“沙文主义”,以转移面国内民众的注意力;另一部分原因是向全世界展示印度的太空和军事实力。这一次反卫星试验与正在进行的有关太空安全问题的探讨紧密相连,如联合国“防止外空军备竞赛” (PAROS)政府专家组会议。印度正寻求作为拥有太空武器能力大国的更大影响力,包括在任何有美俄中“三巨头”的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
印度支持中俄关于禁止在外层空间放置武器的提议,但对禁止反卫星试验或将反卫星试验限制在已经进行过试验的国家的倡议表示关切。印度不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缔约国,因此,不想被排除在任何类似《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太空国际机制之外。
此次试验将导致印度在国际舞台上受到许多表面上的“羞辱”,但不太可能引发任何重大的惩罚。但在今后涉及到太空安全问题的谈判时,印度肯定会受到尊重的待遇。 
风险评估
整个世界都应该对此保持高度警惕:整个核武器和非核武器的军备竞赛正在美国、俄罗斯等大国,以及印度、以色列、伊朗、朝鲜、巴西和其他美国主要盟友之间展开。
在过去20年里,太空领域出现了一种“武器漫步”(arms amble)的现象,即测试潜在的太空武器并部署有限的陆基反太空能力。虽然相关技术已经开发和测试,但还不是太广泛,生产和部署的数量也很有限。
如果第一代高能力的陆基和海基反卫星武器由一个或几个大国部署,天基反卫星武器就更有可能得到发展和部署。俄罗斯和中国提出的禁止太空部署武器条约将限制这些武器的发展。与此同时,美国正在公开讨论在太空部署具备反卫星能力的反导武器,以及可能部署天基反卫星武器的需求,以应对的俄罗斯等国在该领域发展相关武器。
能够瞄准彼此的反卫星武器存在引发对峙的危险,这种危险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如果不加以限制的太空军备竞赛,将导致主要大国在轨道上对彼此的卫星网进行有组织的反击。如今在低轨道(LEO)反卫星战役往往在数小时内展开,并且随着各国军备竞赛开展,一些新的天基反卫星武器也可能被部署,考虑到卫星固有的可见性和脆弱性,在太空中首先发起打击的时间窗口可能会下降到几分钟甚至几秒钟。
鉴于太空在军事上的重要性,尤其是对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拥有较多太空资产的大国,太空军备竞赛有可能成为大国战争的火药桶。对卫星的攻击不会直接造成任何生命损失,这一事实特别吸引国家行为体采取反卫星行动用以释放信息或展示决心等目的,但任何此类攻击都有引发战略升级的风险。

鉴于太空在军事上的重要性,尤其是对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拥有较多太空资产的大国,太空军备竞赛有可能成为大国战争的火药桶。
应对措施
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政府专家组(GGE)以及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UNCOPUOS)正在进行多边讨论相关议题。
他们提出了透明度和信任建立措施(TCBMs)的建议,这些措施建议对交会对接和在轨操作 (RPOs)特别重要。在这些操作中,高度机动的卫星被用来监测和为其他卫星提供在轨服务,包括在轨维修、补充燃料等。当被用作武器的时候,这些机动卫星也具备其他卫星进行攻击或干扰的潜力。然而,如果把它们改装成武器,这些卫星很可能具有某些特殊性,比如能够快速机动。没有武器化但具备提供在轨服务的卫星,他们一般采用电推进,机动能力也不强。
不幸的是,在这些讨论中出现了一种趋势,即完全放弃有约束力的军备控制和武器禁令或限制。有一种观点认为,达成禁止或限制使用太空武器的协议比达成强有力的军备控制更容易。这如同是说:忘记核武器军备控制,只要同意不进行核战争就行。这将是一项《凯洛格—白里安公约》式的太空条约(编者注:1928年8月27日在巴黎签署一项国际公约,称《非战公约》,全称《关于废弃战争作为国家政策工具的普遍公约》,由于该公约本身是建立在理想主义的国际关系理论下,所以该公约没有发挥实际作用),如果它不能阻止军备竞赛,那还不如什么都不做——而且它甚至都没有被宣传为试图阻止军备竞赛的一种努力。
只要各国下定决心,太空军备控制绝对是有可能实现的。印度应该利用其在谈判桌上的席位,呼吁加强军备控制,包括禁止其刚刚试验过的武器。针对中俄提出的禁止在太空部署武器的提议,美国也应提出一项建议作为回应:包括禁止在地球上部署反卫星武器,并提供强有力的核查和磋商条款。如果美国不这样做,中国和俄罗斯应该进一步丰富现有的办法,在他们的“防止外空军备竞赛”(PAROS)提议中加入那些缺失的元素。
用渐进式的步骤来减缓军备竞赛——例如,宣布暂停反卫星试验,或通过一份全球协议禁止大气外的所有撞击试验,以及限制大气外导弹试验,这对各国来说应该相对容易接受一些,因为这些步骤是高度可核查的,不要求消除现有的武器,而且比具体限制已部署的武器来说对各国造成的影响更为公平。禁令或试验限制是稳定的,因为武器系统在可靠性和性能上的不确定性侵蚀了人们对侵略性或先发制人的战争计划的信心。

网友最新评论